乾隆大藏经——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九

初分转生品第四之三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能引发六神通波罗蜜多。何等为六?一者、神境智证通波罗蜜多;二者、天耳智证通波罗蜜多;三者、他心智证通波罗蜜多;四者、宿住随念智证通波罗蜜多;五者、天眼智证通波罗蜜多;六者、漏尽智证通波罗蜜多。”

尔时,舍利子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所引发神境智证通波罗蜜多?”

佛告具寿舍利子言:“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神境智证通,起无量种大神变事,所谓震动十方各如殑伽沙界大地等物,变一为多,变多为一,或显或隐迅速无碍,山崖墙壁直过如空,凌虚往来犹如飞鸟,地中出没如出没水,水上经行如经行地,身出烟焰如燎高原,体注众流如销雪岭,日月神德威势难当,以手擦摩光明隐蔽,乃至净居转身自在,如斯神变无量无边。

“舍利子,是菩萨摩诃萨虽具如是神境智用,而于其中不自高举,不着神境智证通性,不着神境智证通事,不着能得如是神境智证通者,于着不着俱无所着。何以故?舍利子,是菩萨摩诃萨达一切法自性空故、自性离故、自性本来不可得故。舍利子,是菩萨摩诃萨不作是念:‘我今引发神境智通,为自娱乐为娱乐他。’唯除为得一切智智。舍利子,是为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所引发神境智证通波罗蜜多。”

尔时,舍利子复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所引发天耳智证通波罗蜜多?”

佛告具寿舍利子言:“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天耳智证通,最胜清净过人天耳,能如实闻十方各如殑伽沙界情非情类种种音声,所谓遍闻一切地狱声、傍生声、鬼界声、人声、天声、声闻声、独觉声、菩萨声、如来声、诃毁生死声、赞叹涅盘声、弃背有为声、趣向菩提声、厌恶有漏声、欣乐无漏声、称扬三宝声、摧伏异道声、论议决择声、讽诵经典声、劝断诸恶声、教修众善声、拨济苦难声、庆慰欢乐声,如是等声若大若小皆能遍闻无障无碍。

“舍利子,是菩萨摩诃萨虽具如是天耳作用,而于其中不自高举,不着天耳智证通性,不着天耳智证通事,不着能得如是天耳智证通者,于着不着俱无所着。何以故?舍利子,是菩萨摩诃萨达一切法自性空故、自性离故、自性本来不可得故。舍利子,是菩萨摩诃萨不作是念:‘我今引发天耳智通,为自娱乐为娱乐他。’唯除为得一切智智。舍利子,是为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所引发天耳智证通波罗蜜多。”

尔时,舍利子复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所引发他心智证通波罗蜜多?”

佛告具寿舍利子言:“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他心智证通,能如实知十方各如殑伽沙界他有情类心、心所法,所谓遍知他有情类,若有贪心如实知有贪心,若离贪心如实知离贪心;若有瞋心如实知有瞋心,若离瞋心如实知离瞋心;若有痴心如实知有痴心,若离痴心如实知离痴心;若有爱心如实知有爱心,若离爱心如实知离爱心;若有取心如实知有取心,若离取心如实知离取心;若聚心如实知聚心,若散心如实知散心;若小心如实知小心,若大心如实知大心;若举心如实知举心,若下心如实知下心;若寂静心如实知寂静心,若不寂静心如实知不寂静心;若掉心如实知掉心,若不掉心如实知不掉心;若定心如实知定心,若不定心如实知不定心;若解脱心如实知解脱心,若不解脱心如实知不解脱心;若有漏心如实知有漏心,若无漏心如实知无漏心;若有亹心如实知有亹心,若无亹心如实知无亹心;若有上心如实知有上心,若无上心如实知无上心。

“舍利子,是菩萨摩诃萨虽具如是他心智用,而于其中不自高举,不着他心智证通性,不着他心智证通事,不着能得如是他心智证通者,于着不着俱无所着。何以故?舍利子,是菩萨摩诃萨达一切法自性空故、自性离故、自性本来不可得故。舍利子,是菩萨摩诃萨不作是念:‘我今引发他心智通,为自娱乐为娱乐他。’唯除为得一切智智。舍利子,是为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所引发他心智证通波罗蜜多。”

尔时,舍利子复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所引发宿住随念智证通波罗蜜多?”

佛告具寿舍利子言:“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宿住随念智证通,能如实知十方各如殑伽沙界一切有情诸宿住事,所谓随念若自若他一心、十心、百心、千心、多百千心顷诸宿住事;或复随念一日、十日、百日、千日、多百千日诸宿住事;或复随念一月、十月、百月、千月、多百千月诸宿住事;或复随念一岁、十岁、百岁、千岁、多百千岁诸宿住事;或复随念一劫、十劫、百劫、千劫、多百千劫,乃至无量无数百千俱胝那庾多劫,诸宿住事;或复随念前际所有诸宿住事,谓如是时、如是处、如是名、如是姓、如是类、如是食、如是久住、如是寿限、如是长寿、如是受乐、如是受苦,从彼处没来生此间,从此间没往生彼处,如是状貌、如是言说,若略、若广、若自、若他,诸宿住事皆能随念。

“舍利子,是菩萨摩诃萨虽具如是宿住智用,而于其中不自高举,不着宿住随念智证通性,不着宿住随念智证通事,不着能得宿住随念智证通者,于着不着俱无所着。何以故?舍利子,是菩萨摩诃萨达一切法自性空故、自性离故、自性本来不可得故。舍利子,是菩萨摩诃萨不作是念:‘我今引发宿住智通,为自娱乐为娱乐他。’唯除为得一切智智。舍利子,是为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所引发宿住随念智证通波罗蜜多。”

尔时,舍利子复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所引发天眼智证通波罗蜜多?”

佛告具寿舍利子言:“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天眼智证通最胜清净过人天眼,能如实见十方各如殑伽沙界情非情类种种色像,所谓普见诸有情类死时生时、妙色粗色、若胜若劣、善趣恶趣,诸如是等种种色像,因此复知诸有情类随业力用受生差别:如是有情成就身妙行、成就语妙行、成就意妙行,赞美贤圣正见因缘,身坏命终当升善趣,或生天上、或生人中受诸妙乐;如是有情成就身恶行、成就语恶行、成就意恶行,诽毁贤圣邪见因缘,身坏命终当堕恶趣,或生地狱、或生傍生、或生鬼界、或生边地,下贱秽恶有情类中受诸剧苦。——如是有情种种业类、受果差别皆如实知。

“舍利子,是菩萨摩诃萨虽具如是天眼作用,而于其中不自高举,不着天眼智证通性,不着天眼智证通事,不着能得如是天眼智证通者,于着不着俱无所着。何以故?舍利子,是菩萨摩诃萨达一切法自性空故、自性离故、自性本来不可得故。舍利子,是菩萨摩诃萨不作是念:‘我今引发天眼智通,为自娱乐为娱乐他。’唯除为得一切智智。舍利子,是为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所引发天眼智证通波罗蜜多。”

尔时,舍利子复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所引发漏尽智证通波罗蜜多?”

佛告具寿舍利子言:“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漏尽智证通,能如实知十方各如殑伽沙界一切有情,若自若他漏尽不尽。此通依止金刚喻定,断诸障习方得圆满,得不退转菩萨地时,于一切漏亦名为尽,毕竟不起现在前故。菩萨虽得此漏尽通,不堕声闻及独觉地,唯趣无上正等菩提,不复希求余义利故。

“舍利子,是菩萨摩诃萨虽具如是漏尽智用,而于其中不自高举,不着漏尽智证通性,不着漏尽智证通事,不着能得如是漏尽智证通者,于着不着俱无所着。何以故?舍利子,是菩萨摩诃萨达一切法自性空故、自性离故、自性本来不可得故。舍利子,是菩萨摩诃萨不作是念:‘我今引发漏尽智证通,为自娱乐为娱乐他。’唯除为得一切智智。舍利子,是为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所引发漏尽智证通波罗蜜多。

“如是,舍利子,诸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能圆满清净六神通波罗蜜多,由此六神通波罗蜜多圆满清净故,便得圆满一切智智,谓一切智、一切相智。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布施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惠施、悭贪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净戒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持戒、犯戒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安忍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慈悲、忿恚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精进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勤勇、懈怠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静虑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寂静、散乱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还住般若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智慧、愚痴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布施、净戒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惠施悭贪、持戒犯戒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布施、安忍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惠施悭贪、慈悲忿恚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布施、精进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惠施悭贪、勤勇懈怠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布施、静虑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惠施悭贪、寂静散乱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布施、般若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惠施悭贪、智慧愚痴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净戒、安忍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持戒犯戒、慈悲忿恚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净戒、精进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持戒犯戒、勤勇懈怠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净戒、静虑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持戒犯戒、寂静散乱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净戒、般若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持戒犯戒、智慧愚痴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安忍、精进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慈悲忿恚、勤勇懈怠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安忍、静虑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慈悲忿恚、寂静散乱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安忍、般若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慈悲忿恚、智慧愚痴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精进、静虑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勤勇懈怠、寂静散乱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精进、般若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勤勇懈怠、智慧愚痴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静虑、般若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寂静散乱、智慧愚痴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布施、净戒、安忍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惠施悭贪、持戒犯戒、慈悲忿恚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布施、净戒、精进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惠施悭贪、持戒犯戒、勤勇懈怠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布施、净戒、静虑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惠施悭贪、持戒犯戒、寂静散乱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布施、净戒、般若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惠施悭贪、持戒犯戒、智慧愚痴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布施、安忍、精进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惠施悭贪、慈悲忿恚、勤勇懈怠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布施、安忍、静虑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惠施悭贪、慈悲忿恚、寂静散乱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布施、安忍、般若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惠施悭贪、慈悲忿恚、智慧愚痴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布施、精进、静虑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惠施悭贪、勤勇懈怠、寂静散乱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布施、精进、般若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惠施悭贪、勤勇懈怠、智慧愚痴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布施、静虑、般若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惠施悭贪、寂静散乱、智慧愚痴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净戒、安忍、精进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持戒犯戒、慈悲忿恚、勤勇懈怠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净戒、安忍、静虑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持戒犯戒、慈悲忿恚、寂静散乱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净戒、安忍、般若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持戒犯戒、慈悲忿恚、智慧愚痴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净戒、精进、静虑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持戒犯戒、勤勇懈怠、寂静散乱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净戒、精进、般若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持戒犯戒、勤勇懈怠、智慧愚痴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净戒、静虑、般若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持戒犯戒、寂静散乱、智慧愚痴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安忍、精进、静虑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慈悲忿恚、勤勇懈怠、寂静散乱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安忍、精进、般若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慈悲忿恚、勤勇懈怠、智慧愚痴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安忍、静虑、般若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慈悲忿恚、寂静散乱、智慧愚痴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精进、静虑、般若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勤勇懈怠、寂静散乱、智慧愚痴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布施、净戒、安忍、精进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惠施悭贪、持戒犯戒、慈悲忿恚、勤勇懈怠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布施、净戒、安忍、静虑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惠施悭贪、持戒犯戒、慈悲忿恚、寂静散乱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布施、净戒、安忍、般若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惠施悭贪、持戒犯戒、慈悲忿恚、智慧愚痴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布施、净戒、精进、静虑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惠施悭贪、持戒犯戒、勤勇懈怠、寂静散乱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布施、净戒、精进、般若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惠施悭贪、持戒犯戒、勤勇懈怠、智慧愚痴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布施、净戒、静虑、般若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惠施悭贪、持戒犯戒、寂静散乱、智慧愚痴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布施、安忍、精进、静虑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惠施悭贪、慈悲忿恚、勤勇懈怠、寂静散乱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布施、安忍、精进、般若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惠施悭贪、慈悲忿恚、勤勇懈怠、智慧愚痴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布施、安忍、静虑、般若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惠施悭贪、慈悲忿恚、寂静散乱、智慧愚痴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布施、精进、静虑、般若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惠施悭贪、勤勇懈怠、寂静散乱、智慧愚痴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净戒、安忍、精进、静虑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持戒犯戒、慈悲忿恚、勤勇懈怠、寂静散乱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净戒、安忍、精进、般若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持戒犯戒、慈悲忿恚、勤勇懈怠、智慧愚痴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净戒、安忍、静虑、般若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持戒犯戒、慈悲忿恚、寂静散乱、智慧愚痴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净戒、精进、静虑、般若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持戒犯戒、勤勇懈怠、寂静散乱、智慧愚痴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安忍、精进、静虑、般若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慈悲忿恚、勤勇懈怠、寂静散乱、智慧愚痴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布施、净戒、安忍、精进、静虑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惠施悭贪、持戒犯戒、慈悲忿恚、勤勇懈怠、寂静散乱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布施、净戒、安忍、精进、般若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惠施悭贪、持戒犯戒、慈悲忿恚、勤勇懈怠、智慧愚痴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布施、净戒、安忍、静虑、般若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惠施悭贪、持戒犯戒、慈悲忿恚、寂静散乱、智慧愚痴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布施、净戒、精进、静虑、般若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惠施悭贪、持戒犯戒、勤勇懈怠、寂静散乱、智慧愚痴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布施、安忍、精进、静虑、般若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惠施悭贪、慈悲忿恚、勤勇懈怠、寂静散乱、智慧愚痴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净戒、安忍、精进、静虑、般若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持戒犯戒、慈悲忿恚、勤勇懈怠、寂静散乱、智慧愚痴心故。

“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布施、净戒、安忍、精进、静虑、般若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不起惠施悭贪、持戒犯戒、慈悲忿恚、勤勇懈怠、寂静散乱、智慧愚痴心故。

“如是,舍利子,诸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六种波罗蜜多,严净一切智、一切相智道,由毕竟空无去来故,无布施、无悭贪,唯假施设故;无净戒、无犯戒,唯假施设故;无安忍、无忿恚,唯假施设故;无精进、无懈怠,唯假施设故;无静虑、无散乱,唯假施设故;无般若、无愚痴,唯假施设故。是菩萨摩诃萨不着趣入、不着不趣入,不着已度、不着非已度,不着布施、不着悭贪,不着净戒、不着犯戒,不着安忍、不着忿恚,不着精进、不着懈怠,不着静虑、不着散乱,不着般若、不着愚痴。

“舍利子,是菩萨摩诃萨当于尔时,亦不着布施者、不着悭贪者,不着净戒者、不着犯戒者,不着安忍者、不着忿恚者,不着精进者、不着懈怠者,不着静虑者、不着散乱者,不着般若者、不着愚痴者。舍利子,是菩萨摩诃萨当于尔时,于着不着亦无所着。何以故?舍利子,是菩萨摩诃萨达一切法毕竟空故。舍利子,是菩萨摩诃萨当于尔时,不着毁骂、不着赞叹,不着损害、不着饶益,不着轻慢、不着恭敬。何以故?舍利子,是菩萨摩诃萨达一切法毕竟不生,无生法中,无有毁骂、赞叹法故,无有损害、饶益法故,无有轻慢、恭敬法故。舍利子,是菩萨摩诃萨当于尔时,不着毁骂者、不着赞叹者,不着损害者、不着饶益者,不着轻慢者、不着恭敬者。何以故?舍利子,是菩萨摩诃萨达一切法皆本性空,本性空中,无有毁骂、赞叹者故,无有损害、饶益者故,无有轻慢、恭敬者故。舍利子,是菩萨摩诃萨当于尔时,于着不着亦无所着。何以故?舍利子,是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永断一切着不着故。

“如是,舍利子,诸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所获功德最上最妙不可思议,一切声闻及诸独觉皆所非有。舍利子,此菩萨摩诃萨如是功德既圆满已,复以殊胜布施、爱语、利行、同事成熟有情,复以种种坚固大愿勇猛精进严净佛土,由斯疾证所求无上正等菩提。

“复次,舍利子,诸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于一切有情若劣若胜、若好若丑起平等心。是菩萨摩诃萨于一切有情起平等心已,复起利益安乐之心。是菩萨摩诃萨于一切有情起利益安乐心已,于一切法性皆得平等。是菩萨摩诃萨于一切法性得平等已,普能安立一切有情,于一切法平等性中作大饶益。舍利子,是菩萨摩诃萨由此因缘,于现法中得十方界一切如来、应、正等觉共所护念,亦得十方一切菩萨摩诃萨众共所称赞,亦得一切声闻、独觉修梵行者共所敬爱,亦为一切世间天、人、阿素洛等供养恭敬、尊重赞叹。舍利子,是菩萨摩诃萨由此因缘,随所生处,眼常不见不可爱色,耳常不闻不可爱声,鼻常不嗅不可爱香,舌常不尝不可爱味,身常不觉不可爱触,意常不取不可爱法。舍利子,是菩萨摩诃萨由此因缘,所获功德转增转胜,乃至无上正等菩提常无退转。”

当佛说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胜功德时,会中无量大苾刍众从座而起,各持种种新净上服奉献世尊,奉已皆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尔时,世尊即便微笑,从面门出种种色光。

时,阿难陀即从座起,偏覆左肩,右膝着地,合掌恭敬白佛言:“世尊,何因何缘现此微笑?诸佛微笑非无因缘,唯愿世尊哀愍为说!”

尔时,佛告阿难陀言:“此从座起无量苾刍,从是已后六十一劫星喻劫中,当得作佛,皆同一号,谓大幢相如来、应、正等觉、明行圆满、善逝、世间解、无上丈夫、调御士、天人师、佛、薄伽梵。是诸苾刍从此殁已,当生东方不动佛国,于彼佛所勤修梵行。”

尔时,复有六十百千诸天子众,闻佛所说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功德胜利,皆发无上正等觉心。世尊记彼当于慈氏如来法中净信出家勤修梵行,慈氏如来皆为授记,当得无上正等菩提,转正法轮度无量众,皆令证得常乐涅盘。

尔时,此间一切众会,以佛神力皆见十方各千佛土诸佛世尊及彼众会。彼诸佛土功德庄严微妙殊胜,当于尔时此堪忍界功德庄严所不能及。

时,此众会无量百千诸有情类各发愿言:“以我所修诸纯净业,愿当往生彼彼佛土。”

尔时,世尊知其心愿即复微笑,面门又出种种色光。

时,阿难陀复从座起,恭敬问佛微笑因缘。

尔时,佛告阿难陀言:“汝今见此从座而起无量百千诸有情不?”

阿难白言:“唯然!已见!”

佛告阿难:“是诸有情从此寿尽,随彼愿力各得往生彼彼佛土,于诸佛所修菩萨行乃至无上正等菩提,在所生处常不离佛供养恭敬、尊重赞叹,精勤修习布施、净戒、安忍、精进、静虑、般若波罗蜜多,安住内空、外空、内外空、空空、大空、胜义空、有为空、无为空、毕竟空、无际空、散空、无变异空、本性空、自相空、共相空、一切法空、不可得空、无性空、自性空、无性自性空,安住真如、法界、法性、不虚妄性、不变异性、平等性、离生性、法定、法住、实际、虚空界、不思议界,修行四念住、四正断、四神足、五根、五力、七等觉支、八圣道支,安住苦、集、灭、道圣谛,修行四静虑、四无量、四无色定,修行八解脱、八胜处、九次第定、十遍处,修行空、无相、无愿解脱门,修行一切陀罗尼门、三摩地门,修行菩萨摩诃萨地,修行五眼、六神通,修行佛十力、四无所畏、四无碍解、大慈、大悲、大喜、大舍、十八佛不共法,修行无忘失法、恒住舍性,修行一切智、道相智、一切相智及余菩萨摩诃萨行,得圆满已,俱时成佛皆同一号,谓庄严王如来、应、正等觉、明行圆满、善逝、世间解、无上丈夫、调御士、天人师、佛、薄伽梵。”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